焦虑的妈妈, 缺位的爸爸, 无解的中国家庭

原标题:焦虑的妈妈, 缺位的爸爸, 无解的中国家庭

最近,《小欢喜》火了。与上一部《小别离》有意识进行“阶级区分”不同,《小欢喜》的切入口很小,就是北京市三个备战高考的家庭的故事,他们不仅要面对高考升学压力,也面临着亲子关系难题。

而《小欢喜》之所以能脱颖而出,是因为它里头的每一个情节,几乎都能与现实中千千万万的普通家庭得到映照,甚至有网友惊呼“导演是不是在我家安装了摄像头?”“我妈可以本色出演剧中的妈”...

作者:严慌慌;如果您喜欢蓝橡树的文章,请记得要把我们“设为星标”哦!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一、

《小欢喜》着重刻画了三组典型家庭。

第一组家庭是由黄磊和海清扮演的“虎妈猫爸”组合(方圆与童文洁)。果敢上进的女强人式母亲搭配温柔通透的老好人式父亲,一张一弛,刚柔并济。他们最大的烦恼是孩子方一凡不尽人意的成绩。

但即使方一凡是个不折不扣的学渣,其活泼仗义的性格,善良单纯的本心,都不难看出他是一个在爱里茁壮成长起来的孩子。

第二组家庭是由陶虹和沙溢扮演的“离异夫妻”组合(乔卫东和宋倩)。陶虹饰演的宋倩是机构老师,离婚后独自抚养孩子,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英子身上,控制欲极强。

在妈妈全身心的付出下,英子也相应承载了几乎同样力度的期待:“考不上清华北大,就是对不起妈妈”。而父亲在英子的成长过程中几乎是缺位的,这种缺位不是一个月来看她几次就能弥补的。这种缺位更体现在情感上无法即时有效的沟通。

第三组家庭是由王砚辉和咏梅扮演的“空降父母”组合(季胜利和刘静)。高官阶层,常年出差在外,错过了孩子季杨杨的最佳成长时期。

如果说,英子的成长过程中至少还有一个母亲,那么季杨杨这个“官二代”则是彻底沦为了留守儿童。忙于事业的父母只想着给他提供优渥的经济条件,却忽略了陪伴。被亲戚带着长大的季杨杨从小缺爱,像一个刺猬,冷漠外壳下是让人心疼的,孤独的小孩。

三个家庭各有各难念的经。而这其中,又数陶虹和沙溢这一家最为复杂凌乱。

二、

许久未在荧屏见到的小陶虹,扮演的是对女儿乔英子无微不至的单亲母亲宋倩。一路看下来,她的演技也得到了网友们一边倒地点赞。

剧中的她杀伐决断,性格强势,由于丈夫不忠执意离婚后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。对前夫乔卫东始终怀有敌意,英子也很难看到爸爸。

明明是三个人的合照,她硬是把乔卫东给截掉了,变成了母女二人的合照。

她对女儿的控制欲极强,从生活到学习,全都得按照她的意愿来,把女儿当成了提线木偶一般。她甚至专门制定了日程表,密密麻麻地安排了英子的日常,而日常=日常学习。

她将英子卧室与客厅的一堵墙打造成了一扇透明的窗,这样,即使是做饭,也能第一时间观察到女儿的学习状态,完全不给处于青春期的女儿以私人空间。

更令人无法忍受的是,在孩子的人生梦想上,她也要加以管控。

英子爱好天文,在学校组织的誓师大会上,她写下了自己的梦想:中国国家航天局。

一旁的宋倩按捺不住了,直接抢过英子的笔,转而写上:清华北大取其一。

母女俩大闹一场不欢而散。

英子聪明上进,学习成绩常年排在年级前三,她有理想有爱好,从不叛逆。理论上说,这样品学兼优的孩子放在谁家,都是捡着了宝。可宋倩对此并不满足,连女儿从第一名到第二名她都接受不了。

朋友送给英子一个乐高积木作为生日礼物,却被宋倩无情没收;英子爱吃豆浆油条,宋倩却以不健康为由,偏让其吃牛奶馒头;与父亲乔卫东在外吃火锅,宋倩狂发短信催促她回家......

剧中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。

尽管如此,我们依然很难去指责宋倩,像大多数母亲一样,她的爱丰沛饱满,每天无微不至地照顾英子的饮食起居,天不亮就起来熬药膳给英子补充营养、提高注意力......

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人生规划,辞去学校的教师正职去做教育机构的补习老师,拼尽全力给孩子更多的陪伴,创造更好的条件。

可这同时也让人感受到了无法喘息的负重。“我这么辛苦都是为了谁”“我为你做了这么多,你一定要争气”这类话,在宋倩与英子的日常生活中随时可见。结果,母女双双陷入情感捆绑的深渊之中。

多年的情感缺失导致了宋倩强烈的控制欲,或许本身天性里也有这部分特质,总之,她焦虑、极其没有安全感。陶虹在访谈里剖析角色时说,“这个关系其实挺极致的,那我基本上把这段母女关系按照谈恋爱来演。”

是啊,这可不就是谈恋爱嘛?她看到乔卫东的未婚妻小梦与英子相处融洽,怒不可遏,说小梦是第三者,是她和英子之间的第三者,说明她已经完全把这段母女关系畸化为恋爱关系了。

她把她该给丈夫的爱、该给孩子的爱,一股脑全给了孩子。所以宋倩时常会问英子:“你是不是不爱妈妈爱爸爸?妈妈是不是做得不好?”因为她缺乏安全感。

但在这儿,又忍不住想替宋倩说两句。在“丧偶式婚姻”中,她的过度焦虑、控制欲强,和英子爸爸的缺位,其实是一体两面。只是唱白脸的那一方是显性的,而爸爸的顺势讨好,很容易得到孩子的喜欢。

换句话说,现在乖巧优秀的女儿,其实是宋倩含辛茹苦培育出来的果实。她出于对孩子的责任,主动承担了所有不讨好的事情。而爸爸这种偶尔钻空子来讨女儿欢心的行为,确实不排除“捡漏”的嫌疑。

三、

剧中三个家庭,都是北京户口,家里有车有房。黄磊和海清饰演的那一对住在某高档楼盘,价值千万;咏梅和王砚辉饰演的那一对是北京公务员家庭,还不是普通公务员的那种;陶虹扮演的金牌老师,高级知识分子,手里屯了五套学区房...

跟很多小城市家庭相比,他们已然是金字塔的顶端人群,剧中的孩子也可以说赢在了起跑线。然而,他们还是很焦虑,甚至说更焦虑,简直使出了浑身解数想把孩子从高考这座独木桥上挤过去。

话说回来,现实中对孩子教育最焦虑的,恰恰还真就是广大的中产阶级,尤其是70后、80初的父母们,他们其中的很多人靠学习获得了阶级跃升的机会,所以对这套逻辑格外推崇。他们最清楚高考的意义,因而千方百计地阻止孩子“下滑”。

也就是说,越是实现了阶层跨越的家长,越在教育上有深深的恐惧。殊不知越是焦虑,越容易适得其反。

宋倩霸道的掌控,换来的是英子迟来的叛逆;晚到的管束,面临的是孩子的放荡不羁;而方圆董文洁兼顾多方的压力,还是改变不了方一凡倒数第一的现状......

剧中我最喜欢的爸爸是黄磊扮演的方圆,和孩子相处不黑脸不恐吓,不对孩子乱发脾气,只跟孩子较真原则问题。就这一条,我想没有多少中国家长能做到,而这才是教育里最关键的部分,也是难能可贵的童年财富。

也正是因为有个这样通透的爸爸和刀子嘴豆腐心的妈妈,儿子方一凡才成为了全剧情商最高思维最活跃的孩子。

有人会问了:“剧中成绩垫底的方一凡,十年后还会感谢他的佛系老爸吗?”

是啊,有这样质疑的中国家长不在少数,他们总是在无穷无尽地恐惧,怕孩子未来不幸福,并为了这所谓的幸福,宁可剥夺孩子现在的快乐。总觉得快乐经过压抑后,是可以预存到未来的。

那就以成绩优异的英子为例吧,如果她一直处在妈妈的统治下无法喘气,女关系终有一天破裂,这就是家长追求的“出息”吗?一个不开心到抑郁甚至可能自我伤害的孩子,是父母想要的吗?

或许父母早该明白,孩子不是为你而活,所以你也不能把自己的全部价值附着在孩子身上。教育的最终目的,是为了让孩子获得感知幸福的能力。

可喜的是,剧中的中年男女,虽然各自带有中国式父母五花八门的缺点,但他们并没有冥顽不灵,而是善于反思自身,并勇于自我改正。

比如当宋倩真发现英子有了心理问题,她也愿意放下身段,陪女儿玩乐高;而那位严肃的季区长,也对儿子鞠躬道歉,甚至陪儿子玩起了卡丁车;董文洁则最终恍悟:孩子的成长或许比成绩更重要...

实际上,不完美是常态,拿牌好坏也无法控制。如何教孩子打好手上的牌,父母能做的还有很多。

意犹未尽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返回彩神8app大发快3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彩神8app大发快3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彩神8app大发快3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免费获取
今日彩神8app大发快3热点
今日推荐